您好,欢迎来到 合肥春天职业培训学校!

主持人有什么了不起?

主持人有什么了不起?

发布日期:2018-07-27 浏览次数:129


文/阿栋(广东广播电视台《今日最新闻》主持人,栏目主编)

曾经,我特别看不起主持人。因为曾经,招记者的条件是本科,而主持人可以是大专;曾经,主持人不需要大智慧,因为在他们面前有一个叫提示器的物体;曾经,主持人不需挥汗于采访一线,他们只需在演播室里字正腔圆。

曾经,白岩松说过,电视是个很神奇的物体,把一只狗放上面一个月,狗能出名。还因为曾经,我不是主持人。

进入电视台的第二年,我在专题部做记者,被客气地称为“首席”。每天奔走于采访一线,辛辛苦苦把采访稿写完,赶上了播出便又是一轮明月初上时。

反观一些主持人,则比我们记者轻松得多。每天姗姗来迟上班,衣观楚楚上镜,披星戴月泡吧,睡前脸上做个磨沙……第二天继续衣观楚楚,周而复始。

而就是这些几乎与节目脱节,几乎不用关心国家,只顾貌美如花的人,却念着编辑的采写报道,喊着忧国忧民的口号,摆出眉头紧锁,指点江山之状,但却全然不知新闻所云。在我看来,他们是没有灵魂之人。

我亲耳所闻,一个似玉如花的女主持在龙舟赛时激动地叫喊“现在的赛况如火如茶”,看来她是渴了;也亲眼所见一个著名主持人在晚会上对着嘉宾的即席挥毫念道:“写得真好,爱博,请问老师,什么是爱博?”老师倒有风度,“我是从右向左写的,劳您费神了。”

这样的事多了,越发觉得主持工作,世人皆可为,只是前提是长得俊,声音美。

当然,我也曾向往过主持岗位。毕竟,镁光灯下的光环是耀人的。但种种原因,没能如愿。也许“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”,我更加觉得主持人的工作换了谁都一样。别人看的是节目内容,而非那张脸。

首先打破我狭隘的,是凤凰台的男主持们。他们没有俊朗的外表,但谈吐铿锵有力,观点独到不凡,现场把控有度。能看出来,凤凰一些主持人知识面广,生活经历丰富,主持的同时,其实也在与观众分享自己的生活经验。

能引起观众的共鸣,这是主持人最基本的功力,也是入门的最低门槛。但这个门槛对于无心者而言一点也不低。

必须承认,我曾对主持人这个行当存在误解,当中很重要的因素是由于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,电视台的体制给了主持人很高的关注和福利,反之对主持人的要求却云淡风轻,一笔带过。

多少主持人只要能字正腔圆,声情并貌地读,便可一路无阻,风光荣休。当然,不少人也会反驳我,读也是功夫!

没错,读也是功夫,也得练习。但主持人所需的功夫远不止读。

2004年,《南京零距离》、《法制现场》火爆全国,我们一行慕名去南京考察。在那里,我遇到了两个不是主持人的主持人。

《老赵说交通》是当时《法制现场》的一个版块。内容很简单,交警巡城,见到违章现象过去教育制止,说白了就是普法。本是一档听上去不怎么吸引的节目却因为有了老赵异常出彩。

老赵是一个有着超过30年警龄的交警。对交规熟悉,最重要的是说话有趣,有人味。那天见到他,他刚拍完节目回到台里,1米9的个儿。见面,握手,侃侃而谈,制服穿在他身上,既威严又亲切。

“交警首先是个人,其次是个懂交规的人。”老赵聊开了,“红灯停,绿灯行,开车不越实线……这是小学生都懂的道理。所以我在路上见到有人违规,我不会和他们讲法规,我会问他,你这样越线,有没有想过家人,有没有想过别人的家人……”

作为老赵,他把人这个定义无限放大。的确,在人类社会,万事万物的主体都是人。电视,就是做给人看的。

“有一次,我见到一个人骑一辆单车,手上还扶另一辆单车,我马上过去制止。”老赵继续说,“但后来想想,就是罚他的款也没用啊。你不让他骑了,两辆单车怎么弄回去呢?后来我灵机一动,另一辆我来骑,送他回家,这样问题就解决了。”

我们看了那期节目,最后的镜头就是老赵和当事人各骑一辆单车,迎着金色的太阳,落下两个泛红的剪影。我相信只要看到这个画面,观众绝对会心一笑。

老赵学的不是主持专业,他却很好地诠释了一个主持人应有的素质。因为他把对生活的感悟,对人性的理解带入主持当中。而且他主持的是他非常熟悉的行当——干了30年的交警。

主持人不必是专家,但对所言之物,一定要了解。最重要的是,主持人,首先是人。把人理解好了,你就能理解主持这份工作,你就能说出人话。

第二个要说的主持人,我特别想见,但不巧,那些日子他太忙,始终没有出现。他就是孟非。虽然没见到他,但从他同事口里听到了许多关于他的传奇故事。

孟非,没有文凭,街道的工人,曾经当过保安,光头,其貌不扬,普通话还不标准,但他最后因为读报一夜爆红。对于孟非其人,不用我多说。

而孟非的成功,我的理解是,经历,磨练,对于一个主持人来说非常重要。应了中国好声音很火的一句话,“一个有故事的人”。

2009年,我成为了直播新闻节目《今日最新闻》的主持人。每天大量的直播稿由自己完成。最后一个环节“今日最争议”更是重头戏。要写一篇时长约5分钟的点评,不亚于写一篇小议论文。直播点每天是卡死的,时间短,强大度是对这个节目主持人的最大考验。

不过纵使有考验,在那个时候我们这个节目还是相当有优势的。因为在新闻节目没什么点评习惯的年轮里,如果主持人在陈述中混点辛辣点评,绝对会瞬间抢眼,成为宠儿。

《今日最新闻》刚开始时就是这样。观众可短信投票、有参与感,然后还能听到主持人贴地气的评论。当然,最初的点评,不能面面俱到,我们更偏向于讨好观众,让观众痛快。

因为有了明确的方向,我写主持稿的时候也很有针对性。现在是网络时代,打开电脑,高大上的观点一大堆,偏门的段子更是铺天盖地。因为每天浏览三份报纸,而且不断地刷新网页,选取观点对于我来说只是信手拈来的事。

最后,一组合,一顺接也就成了自己的观点。古人说的好,不懂吟来也会偷。

只是我发现,后来这事就不那么好干,也不那么讨巧了。因为干这事的人太多。广东的民生节目如雨后春笋一般,而主持人更是多如牛毛。

打开电视,满目皆是眉头紧锁,忧国忧民的主持人。他们或拿扇子,或举钢笔,如一判官。而当观众们越来越聪明以后便不难发现,主持人说的都是电视网络版!

于是,新闻主持人的要求变了。它不仅需要接地气,说人话,更需要专业性。当然,这种专业性不同于高深的学科理论,主持人不用解释大气污染成因,不需判断经济发展走向,但主持人需要解读,需要表述,也需要学习和聆听。

如一条简单的街头斗殴新闻,从过去主持人开口便说“冲动是魔鬼”,“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;到现在,观众们更希望听到专业的分析。比如,伤势衡定的标准是什么,何为轻伤,何为轻微伤?不同伤势所负的责任有何不同?民事责任可以通过协商达成谅解,而刑事责任则必须提起诉讼;

另外,关于一些常识性的问题。如地铁上不准进食,厕所撒尿撒歪了罚100元,这些都是没有上位法支持的法规;还有,主持人对养老保险,公积金这些贴身利益的理解。这些缴纳的保险金跑不赢通涨,贬值了,我们还能安心变老吗?主持人就得知道通常的做法和原理,政府部门会通过专业的金融机构用这部分资金购买国企股份,争取保值。

当然了解一些趣味性的数字也能添彩,比如有调查显示,2014年中国内地航班晚点时间加起来有232年。有时,你会发现把一些枯燥的数字等值量化,效果将有趣得惊人。让人觉得有趣,让观众有心情听你说话,这是成为好主持的第一步。

于是,我发现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。我不仅要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件,更要在看新闻的时候就学会在脑子里不断链接、经常加工。

然而,掌上世界的精彩让主持人的脑海里又多了一样要学的东西:互联网思维。而传统主持人注定还要思考一个问题:如何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结合。

当我们缴尽脑汁地设计出在节目里读微博留言,通过摇一摇让观众参与互动,但效果不佳的时候,柴静的《穹顶之下》以势如破竹的霸气告诉我们,传统媒体的主持、制作加上碎片式、爆炸式的传播模式,让我们真正明白了什么叫新老媒体的最完美结合。

主持人没什么了不起的,因为世上能人太多;主持人没什么了不起的,因为我们只是流程中的一个环节。当然,主持人可以很了不起,当他可以引领节目的时候;当节目为他而生的时候;当主持人经历人生,理解人生,更能真实地表述人生引发共鸣的时候。


返回顶部
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027号